欢迎您的访问!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227cc生财有道彩图图库 >

今日说法]不要抛弃我(20110629)

发布时间:2022-08-01

  发布时间:2011年06月29日 16:27进入复兴论坛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主持人:各位好这里是《今日说法》欢迎您进入我们今天的节目,我们现在在大屏幕上看到的这个女孩子的名字叫小瑞,今年10岁了面庞很清秀,但是也无法掩盖她身上严重的残疾,两岁的时候一次车祸导致她失去了右腿,而10岁的时候呢她把自己的亲生父母告上了法庭并最终导致父亲锒铛入狱,事情的经过究竟是什么样的我们来关注一下今天的记者调查。

  10岁的小瑞于2010年2月28日将父母告上了江苏省沭阳县人民法院,状告父母的小瑞现在在江苏省沭阳县沭南小学读三年级,她的班主任郑开权说很长一段时间他对小瑞的身世都不太了解只知道她住在福利院身体有残疾。

  对小瑞来说 2003年8月2日是一个黑暗的星期六,那一天改变了小瑞的一生,小瑞家的隔壁是一个汽车修理厂那天中午两岁的小瑞独自在家门口玩耍,却不料停在旁边的一辆大货车突然启动从矮小的小瑞身上碾轧了过去。当时小瑞的父母都在自家的房间里,没有注意到孩子自己跑了出去等听到外面有人叫喊赶忙跑了过去一看,此时的小瑞已经倒在了血泊中。来不及追究肇事司机的责任父母就赶紧把小瑞送进了苏州儿童医院抢救。现任苏州儿童医院的副院长王晓东当时是小瑞的主治医生对于小瑞的情况王晓东医生至今记忆犹新。在臀部仅有8公分的皮肤与躯干相连,同时从普外科的情况来讲呢她整个的右侧腹背巨大的缺损。由于小瑞受伤严重创伤面大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经过及时抢救小瑞的命暂时保住了,然而还要经历另一场生命的考验医生告诉小瑞的父母必须立即对小瑞进行截肢手术。可是小瑞的手术并不是单纯截肢那么简单,生殖器肛门等都要切除这将严重影响小瑞今后的生活。手术能不能成功手术后小瑞的生命又能够活多久这些都是未知数,面对这样的情况小瑞的父母脑子里一片空白一时间不知所措。当时的父母亲已经吓呆了他已经不能从很正常的思维来考虑他面临小孩的问题。当年小瑞的父母刚从沭阳县农村老家来苏州半年靠着亲戚的帮助小瑞的父亲在吴中区木渎镇开了一家汽车修理铺,每月一千多块钱的收入也仅仅够维持一家三口的生计,却不料突然出现了这样的变故当时有人给小瑞的父母提议不如放弃治疗。

  当时小瑞的舅舅我记得是强烈要求不要给小瑞予以治疗,其实作为医生来讲当时也非常理解因为父母怕救活了以后会留下一个重度残疾的患儿。可是小瑞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看着亲生女儿受到这么大的磨难父母不忍心这样放弃,于是在医生的开导下小瑞的父母最终接受了这样的手术。

  手术之后小瑞的生命是保住了,但是由于整个右侧下肢全部切除生活完全失去了自理能力,更要命的是伤口处容易感染发炎经常溃烂日常护理非常困难。面对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元的手术费以及今后的医疗费、护理费小瑞的父母无法承受。由于这是一起重大的车祸事故在接到110报警后苏州市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支队木渎中队的交通事故民警胡海龙迅速赶到了事故现场。

  肇事司机说他只能赔付20万元而小瑞的父母认为这次事故的发生不管从身体上还是精神上都给小瑞带来了难以弥补的伤害,更对他们的家庭带来了沉重的打击。20万块钱仅仅是手术费中的一个零头。因此这个赔偿数额小瑞的父母根本无法不接受。就这样从2003年8月一直到2006年7月双方一直在赔偿的问题上纠缠,最终也没达成协议肇事司机只拿了4万块钱的医疗费。经过艰难的手术和治疗小瑞已经度过了生命危险期,但是她的生活还需要专人伺候,每次到医院一看到孩子小瑞的父母就有说不出来的难受。一次次的探望一次次的伤心一次次的绝望,渐渐地小瑞的父母来探望的时间越来越少了,就在医院通知小瑞的父母

  办理出院手续时却突然发现联系不上他们了小瑞的父母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毫无音讯。迫不得已医院只好寻求警方帮忙寻找,可是小瑞的父母就是不肯把小瑞带回家,就这样医院只好暂时收留了小瑞。那么随着时间的推移然后随着这个事情可能跟肇事方还有警察很多方面的接触之后父母来得越来越少。那个时候3岁的小瑞只能默默地在心里想念着父母盼望着父母能早日地接她回家。尽管当时小瑞只有3岁,但在医生看来小瑞比同龄孩子要懂事得多,大家都对这个小女孩报以无比的同情,同时更替她感到惋惜。可是再多的关爱都不能恢复小瑞一个健康完整的身体。

  主持人:我们今天请到演播室的嘉宾是北京师范大学壹基金公益研究院的尚晓援教授,尚老师当我们在讨论今天这个案子的时候我们就发现案件的特殊性已经把这个事情推到了一个好像是死胡同那么一个位置。

  嘉宾:我觉得在这个案件里应该是保险公司来负担,因为这个车祸的肇事方应该承担这个费用然后再其次呢,这个父母我觉得他应该是寻找法律救助,因为他那个交险没有拿到嘛,寻找法律救助司法救助这样拿到他应该拿的这个权益。

  主持人:对医院来说一方面太心疼这个孩子了,觉得这个孩子太可怜太需要帮助,另外一方面又不能老在医院待着,医院再怎么帮也不能一辈子在医院住下去,这不是个长久之计啊,那么接下来孩子的命运又会发生一些什么样的变化。

  小瑞在苏州儿童医院住了11个月,前前后后医疗费总共花了14万多元,除了当初肇事司机和小瑞的父母交来的5万多块钱之外剩下的9万多块钱都是由医院垫付的,但孩子长期住在医院必定不是长久之计无奈之下医院只好把孩子送到了苏州社会福利院代养。

  与苏州社会福利院经常有合作的国际志愿者组织在了解了小瑞不幸的遭遇后也纷纷伸出援助之手,他们不仅筹集了一大笔钱而且还给小瑞联系了国外的医院。就这样在众多好心人的帮助下小瑞在国外进行了第二次手术,经过几次治疗之后基本恢复了自理能力,苏州社会福利院一边为小瑞寻找更好的治疗和照顾,另一方面也在积极地寻找着小瑞的父母。然而 通过各种渠道都没有联系上孩子的父母,很快5年的时光过去了,孩子又面临着上学的问题

  将来就业的问题,而这些苏州福利院都没有办法解决,考虑到小瑞的老家在沭阳县2009年2月小瑞又被苏州市儿童福利院送到了沭阳县社会福利院代为抚养,至今小瑞仍在沭阳县社会福利院生活,现在的小瑞就读于沭阳县沭南小学读小学三年级每天福利院都派专人接送。这期间沭阳县民政局社会福利院经过多方努力终于找到了小瑞的父母,希望他们能将小瑞领回家但是小瑞的父母依然对小瑞避而不见。

  2010年2月28日小瑞将父母告上了法庭,因为小瑞的父亲一直在外面打工所以直到今年的1月25号警方才在他的家里面把他抓获,而随后她的母亲主动地投案自首。那么在这么多年的时间里为什么小瑞的父母从来就没有想过去关注一下,哪怕去看望看望自己的孩子呢,小瑞的父母说自从女儿出车祸之后他们将近一年的时间都没有心情出去工作也没有任何收入来源,赔偿款又要不回来他们实在没有办法再坚持下去了。事实上当初医院也曾建议小瑞的父母可以向社会呼吁,让更多的人了解小瑞的遭遇或许能够给予他们家一定的经济帮助,但是在小瑞的父母看来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小瑞的父母说他们离开苏州回到老家再也没有出去过,后来他们又生了两个孩子尽管他们知道医院在找他们,但是他们仍然拒绝带回孩子,除了经济上的理由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埋怨事故没有处理好。在苏州市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支队木渎中队我们看到了事故处理结果,警方曾经调解过两次但两次都未达成协议原因是肇事司机只能赔偿20万元,而小瑞的父母对这个赔偿数额不满意因此没有接受。按照规定事故赔偿的数额必须要等伤残等级鉴定之后才能确切计算出具体的赔偿数额,然而小瑞的父母根本就没有带小瑞去做伤残鉴定。另外按照程序警方只能做两次调解,如果调解不成受害方可以提起民事诉讼,但小瑞的父母也没有行使这个权益。他放弃了很多民事诉讼权益自从离开苏州后8年的时间小瑞的父母再也没有去看过小瑞。按照他们的想法如果真的把孩子带回家那肯定是死路一条,他们认为他们没有把孩子带回家实际上正是出于对孩子的考虑。

  2011年4月13日沭阳县人民法院以遗弃罪判处小瑞的父亲有期徒刑一年,考虑到两个年幼的孩子还需要人照顾判处小瑞的母亲有期徒刑九个月缓刑一年。他的关键错误的还是在于在自己没有能力救治的情况下没有积极寻求帮助,政府社会的帮助,而采取遗弃的方式这个是应当受到法律制裁的。直到追究了小瑞父母的刑事责任后小瑞的妈妈才出现在女儿面前然而女儿却始终对她不理不睬。

  介于小瑞的父母已经被追究了刑事责任,为了让小瑞能够尽快得到妥善的照顾方便将来的治疗,沭阳福利院提出申请撤销小瑞父母的监护人资格依法指令监护人。2011年5月9日下午沭阳县人民法院依法作出了判决一撤销被申请人对小瑞监护人资格,二指定沭阳县沭城镇社会福利院为小瑞的监护人。

  主持人:现实生活当中一些大病或者突然的伤害导致孩子面对着紧急的救助,这笔巨大的费用让很多家庭承受不了,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说要帮助这些家庭您觉得应该是什么样的机制?

  嘉宾:我觉得是两件事,第一件就是所有的儿童得到免费的医疗,在很多发达和不发达国家儿童的医疗都是免费的,另外一个制度现在我们也在推的就是重残津贴,有重度残疾儿童的家庭政府提供一定的经济支持,最重要的要出台的机制性的保障办法就是对这些五百万的残疾儿童家庭进行支持,一方面对他们提供康复和医疗的支持,另一方面对这些家庭要有一定的经济支持。

  主持人:当我们在一方面在谴责小瑞的父母他们的行为已经严重触犯了法律,并且现在已经付出了代价,在谴责他们的同时我们也要提示我们的制度设计者在社会福利尤其是涉及到儿童福利的结构上到底应该做一些,什么样的设定才能够避免或者减少类似悲剧的再次发生。